市政府领导
 市长朱 涛
 常务副市长黄正军
 副市长卫 达
 副市长尚科锋
 副市长吴丽华
 副市长杨廷祯
 副市长王 华
 副市长杨 涛
 秘书长左自刚
 县区政府
 西峰区
 庆城县
 宁 县
 正宁县
 合水县
 镇原县
 华池县
 环 县
 市直部门
 市政府办
 市发改委
 市工信委
 市教育局
 市公安局
 市科技局
 市民政局
 市司法局
 市商务局
 市财政局
 市统计局
 市人社局
 市政府研究室
 市文广新局
 市卫计委
 市审计局
 市住建局
 市环保局
 市交通运输局
 市农牧局
 市水务局
 市林业局
 市粮食局
 市国土局
 市安监局
 市法制办
 市信访局
 市扶贫办
 市旅游局
 市工商局
 市质监局
 市督查考核局
 市规划局
 市食药监局
 市交警支队
 市酒类管理局
 市机关事务管理局
 市政务服务中心
 市经济合作局
 市体育局
 市果业局
 市水保局
 市农机局
 市运管局
 市地震局
 市档案局
 市残联
 市房产局
 市建筑业管理局
 市公积金管理中心
 市公路局
 市卫计委综合监督执法局
 市价格监督检查局
 市社会救助局
 市安全局
 市能源局
 市非税局
 市城乡就业服务局
 市社会保险局
 市医疗保险局
 市疾病控制中心
 市人民医院
 市中医医院
 市妇幼保健院
 市第二人民医院
 市地志办
 市政府金融办
 市应急办
 市人防办
 市外事办
 市会展管理中心
 市供销社
 市政府新闻办
 庆阳公共交通公司
 市电子政务办
 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
 市城乡居民健康保障局
 驻庆单位
 市国税局
 市地税局
 市银监分局
 黄委会西峰水保局
 市气象局
 国家统计局庆阳调查队
 市邮政局
 陇东学院
 人行庆阳中支
 工行庆阳分行
 建行庆阳分行
 农行庆阳分行
 农发行庆阳分行
 中行庆阳分行
 邮储庆阳分行
 农商银行庆阳稽审中心
 庆阳供电公司
 庆阳公路管理局
 庆阳电信公司
 庆阳移动公司
 庆阳联通公司
 庆阳石油公司
 庆阳机场公司
 
留言编号:201712111 【市社会救助局】 【其他】 IP:42.93.*.*(甘肃省庆阳市) 2017-12-11
尊敬的黄市长您好: 我叫李光武,今年25岁,是庆城县熊家庙乡花园村花咀自然村村民。从小就被身体残疾的父亲李有蛮领养,父子相依为命到现在。我父亲在小时候患小儿麻痹症,导致双腿无法正常行走,属于国家二级残疾。 父子二人在西峰区西大街一中巷以修鞋维持生计,由于我父亲的身体原因,无法务农,便在西峰一待待了30年,到现在在庆城老家也没有一块遮风避雨的房子,父子两人靠在西峰租房子为家。就这样我父亲靠着修鞋的手艺,艰难的的把我养大供我上学。直到我学校毕业,出来工作。 因为我父亲从小身体残疾,所以常年患病,我出来工作这几年挣得钱,也大多数花在给他看病买药上了。没有攒下什么积蓄。就在2017年12月10号,我父亲的病情突然加重,昏倒在家。被急忙送去庆阳市人民医院诊治,经过检查后诊断结果是脑出血。这消息无疑是让我们贫困的家庭雪上加霜。 经过咨询医生后,告诉我们可能需要颅脑钻孔手术。将脑内积血进行排出。而面对高额的手术费用,我真的无能为力,这对于我们两个人组成的家庭,真的是一场毁灭性的打击,医生告诉我说手术时间是发病时间的一周时间以内,手术费可能需要5万元左右,而且还不包括后续治疗和养护的费用,如果这些算下来可能需要十几万元。 看着昏迷在床的父亲,我感觉我都蒙了,有种天塌下来的感觉,一周时间 5万元,我真的不知道对于像我们这样的家庭到哪里去找的到。 到现在为止我真的尽力了市长,真的尽力了,,我七凑八凑的凑了不到2万块,几千的我找人借了。几百的我也找人借了。甚至我连网上的黑贷我也借了,高额的利息,让我压得有点喘不过气。可是我现在只想把我爸的病看好。其他的我都不想去想。我们父子二人相依为命25年,我真的不想失去我的父亲,不想失去这个本不完整的家。,我真的不想当孤儿,真的不想当没爸没妈的孩子,为了我爸的病可以好起来,我真的可以付出所有。甚至我希望政府您可以借我些给我父亲看病的钱吗?以后我挣得钱都可以给你们,我一定还你们! 乌鸦反哺,羊羔跪乳,连动物都有感恩之心,更何况是人呢?我那残疾的父亲收养了我25年,为我没日没夜的操劳,如今他卧床不起,我也愿意为了他吃更多的苦,去照顾他到寿终正寝,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为了是什么,也许就是为了自己的良心吧。 黄市长很感谢您在百忙之中,能耐心的看完这份信。给你半夜写这份信的时候,我也心里也很彷徨,因为在我们上班的公司里,我听我们的一些老上级曾说起过你,说你很亲民,是个为人民办事的好领导。在我最无助最迷茫的时候,我想起了政府,也想起了你。所以我才鼓起勇气给你写了这份信。,希望政府能救救我那个病危的残疾老父亲,救救我们这个支离破碎一贫如洗的家!
留言编号:201707271 【市社会救助局】 【其他】 IP:118.182.*.*(甘肃省庆阳市) 2017-07-27
尊敬的领导: 您好! 我叫慕生霖,男,汉族,现年33岁,系环县樊家川乡慕家河村慕上塬组农民,2016年精准扶贫户,全家三口,妻子、女儿和我。我因年少时一场车祸,导致右腿四处粉碎性骨折,医学鉴定Ⅳ级残。现在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依靠妻子打临工维持生活。 2014年11月家里唯一的希望,两岁半的女儿慕雅妮持续高烧、昏迷经县医院无法治疗,辗转西安市儿童医院,被确诊为“I型糖尿病”并发“酮症酸中毒”。这对于我们这个贫困之家来说无疑于雪上加霜,全家人感觉像“天塌了”一样。 2015年3月10日,我满怀信心带着女儿去兰州瑞京糖尿病专科医院治疗,不幸的遭遇受到“兰州电视台”、“都市栏目”、“兰州晚报”、“庆阳圈子”、“环县圈子”等多家新闻媒体的采访和报道,并受到社会热心人士帮助,但这远远不够给孩子买“动态血糖仪”和“胰岛素泵”,按照专家的建议,孩子需要终生注射胰岛素,每年定期复查四次,每天测量血糖8次,皮下注射4次。才四岁的孩子吃饭饮食都要严格控制,日复一日,做父母的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但却无力减轻孩子的疼痛,为了给孩子治病,我借遍了所有亲朋好友,并向樊家川信用联社申请贷款5万元,每季度利息高达900元。 2015年4月,我右腿开始浮肿,并伴有剧烈疼痛,由于县医院条件有限,转院到西安市西京医院检查,被确诊为“陈旧性深静脉血栓”血管再通率45%。专家建议需长期服用进口药治疗,我一度茫然了,曾经打算放弃治疗,但想想年迈的老人、幼小的孩子,我不得不再次求助于亲朋好友,长达一年的药物治疗有所减轻。由于实在无力承担高昂的医疗费用,已停止药物治疗,依靠止痛药来缓解疼痛。 但噩运再一次降临到我头上,2017年3月,我左腿开始浮肿,剧痛,又经转院至西安市西京医院治疗,再次被确诊为“血栓后遗症”需要做手术治疗,我只好又厚着脸皮向亲戚朋友求助,进行了3.8万元的手术治疗,术后专家又叮嘱要长期服用进口药物,可我为了减轻经济压力,瞒着家人选择购买国产的廉价药物治疗。 三个月后的复查,病情没有一点好转,为了高昂的药费,无奈之下,父亲变卖了积攒多年的粮食,购买了进口药物回家保守治疗,每天的药费三百多。 目前,我因病举债15.6万元,我看到年迈的父母还在为我和孩子的病每天早起晚睡忙于田间,可惜庄稼全部旱死。在这万分焦急又深感无助的情况下,我恳求市、县政府给予我这个不幸之家在物质和政策上的帮扶,给我女儿一个快乐、健康的童年。给我一个健康之躯。谢谢! 此致 敬礼 求助人:慕生霖 联系电话:18215462468
留言编号:201706174 【市社会救助局】 【其他】 IP:42.90.*.*(甘肃省庆阳市) 2017-06-17
尊敬的市长先生你好,百忙之中打扰您实在不好意思。我是西峰区董志镇寥坳村村名冯宝玉。我母亲今年三月份患了宫颈癌在西京医院治疗两个多月,花光了家里的钱还借了很多外债。我们无奈当时向村上提请民政救助,村上领导说向董志镇民政局申请了两千元的临时救助,可是现在没有见到一分钱,村上解释说是财政紧张成了一千元,可是一千元我们至今也没有见到。都两个月了,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希望市长先生能帮帮我们使我们渡过难关。花了十几万,大多数都是借的。本来我们从沟里搬迁上塬,没有分到土地,沟里地荒芜没人种,也没有退耕还林补助,只有微薄的粮食补贴,退靠父亲一人搞副业支撑这个家,困难重重,又遇到我母亲患癌症,希望政府能帮助我们。
留言编号:201512287 【市社会救助局】 【其他】 IP:1.82.*.*(甘肃省庆阳市) 2015-12-28
请求领导能够看看我的求救文章,希望主编能够帮我宣传宣传,因为我的没有办法了想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也是无奈之举,我说的事情绝对属实,若有半点虚假,我愿意承受法律责任。再次恳求领导能够看看我的文章,帮帮我,谢谢了。 甘肃省庆阳市镇原县新城乡高庄行政村大寨自然 ------一位绝望儿子和弟弟的泣血倾诉 这个周末我回家了,已经有三四个月没有回家了,不是我不想回家,而是我无法回家。家,对我来说是多么地熟悉却有时那么地陌生,我多么渴望有一个温暖而温馨的家呀,可是我没有,每当看到别人的家父母疼爱孩子,孩子孝敬父母,一家人和和气气,高高兴兴地在一起有说有笑,我都是羡慕和心痛。真的,我一直在幻想我有那么一个温暖而温馨的家庭,我孝敬我的父母,父母也疼爱我们,一家人同甘共苦,不离不弃,好好努力过日子,我也在别人面前能很有自信地和他们聊天,可是我没有的,我没有我所幻想的那样的家庭,到头来都是自欺欺人,每次都是被现实打败,我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人,凡事都要求完美,可现实都是那么地不讲情面,每次都是被弄的遍体鳞伤,最终都是在哭泣中清醒过来,我必须坚强,为了我,更为了我的父母。但在现实面前我无能为力,曾经信心百倍的我,如今没有了一点信心,看不到一点点希望。 蔡海燕,也就是我的姐姐,如今34岁了。1997年,我的姐姐小学毕业,以全校第一的优异成绩考到了新城初级中学,当时我比我姐姐低了一级,然而,遗憾的是经过初中三年的学习,我的姐姐以十多分之差没有考上高中,说实话,我是多么希望能让我的姐姐去复读,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我举双手赞成我的姐姐去复读的,可是由于家庭经济的原因,就这样,我的姐姐无法继续她的学生生涯而走上了打工之路。起初,我的姐姐在离家比较近的本县的杏肉厂里打工,是我县城的堂哥给找的工作,做了有一年的时间,之后去平凉市打工,是我的舅舅(我的舅舅在平凉)给找的在饸饹面馆打工,这样做了大概有一年的时间,在众人的建议下,我爸爸让她回来在新城的一个裁缝铺学习裁缝,这样学习了有一年时间,学的还挺快的,当时还给我缝了几件衣服呢,之后在别人的介绍下,也就是在我刚上大学的那一年,嫁到了平凉市四十里铺。 真不知道我爸爸着急地把我姐姐嫁出去干吗,当时我在上高三(复读)最后一学期,马上面临高考,爸爸并没有告诉我姐姐结婚的事,为了这件事,我还和我爸爸吵了几句呢。等我高考结束回来,姐姐已经嫁出去了,我很伤心(我不怎么喜欢我姐夫)也很自责,没有去参加姐姐的婚礼,没有去送送姐姐。暑假的时候,姐姐和姐夫还来过呢,当时来的时候姐姐还挺不错的,有说有笑,可好景不长。 我上大学是从平凉走的,路过,顺便还去看望了一下我的姐姐,等到我上大学第一学期回来的时候,已经不是这个样子了,看到姐姐有点不对劲,和上学的时候大不一样,上学那会儿,机灵活波,一直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而现在是目光呆滞,一直睡觉,我去了又不给我倒杯水喝,只顾她自己一个人睡觉,我当时想可能是太劳累吧,我一连待了三天,还是如此,后来我问爸爸怎么回事,爸爸不肯给我说,(我爸爸是担心给我说了会影响到我学习),在我坚持追问下,最后是我的妈妈才给我说了:原来,我姐姐婚后过的并不幸福,我姐姐的性子比较急,两个人一直吵架,我姐夫还动手打我姐姐,由于两家离的比较远,当时通信也不是很畅通,我家没有安装电话,打接电话都要到别人家里去,不方便,期间只通过几次电话,我姐姐打过电话的第一句话就是:爸爸妈妈,我想你们的。就这样,我的姐姐就变成那个样子了,看上去傻傻的,目光呆滞,当时并不是很严重,之后在我家的强烈要求下,两家人一起带我姐姐去医院看病,大夫只是给开了点精神方面的要,可是就是不见好转,本地的封建思想还是比较严重的,从科学方面还是迷信方面都看了,就是不见好转。 等到我上大二的时候,已经比较严重了,已经看了好多次了,就是不见好转,期间我的姐夫就有那种不想再给看了的念头,没办法,我爸爸把我姐姐接回来,到处打听,看有没有能够治疗的好医院和好单方子,从别人口里打听到说天水市有个精神病医院看的好,之前已经看过好多次了,我爸爸既要给姐姐看病,又要供我上大学,家里已经债务累累了,但为了姐姐的病,爸爸还是咬着牙,到处借钱(可悲的是我的亲戚一个比一个差),决定去天水市精神病医院试试。可是结果并不理想,姐姐犯病的时候,见谁都打,包括我的爸爸妈妈,据我的邻居反映,其中又一次,我姐姐追着我爸爸妈妈打,又一次,我爸爸妈妈没有来得及跑,我姐姐和我爸爸扭打在一起,我妈妈吓得躲到房子里,从里面把门反锁了,没想到我姐姐拿着木棍,把窗子上的玻璃打碎,从窗子外面把木棍伸进去打我的妈妈,大冬天的,幸好我妈妈没事,只是窗子上的玻璃全被打碎,来不及安装新的,就用硬纸箱凑合地堵在上面,挡风,就这么凑合着过了一个伤心而难忘的冬天。犯病最严重的一次就是把我妈妈的头打破了,在平泉卫生院还住了几天院呢,从此便落下了头痛的毛病,我大三回来知道之后大哭了一场,很想打我姐姐,可是一看到姐姐那个样子,怎么忍心下得去手呢,只好气的骂了几句。 期间,我姐夫既不来看也不打电话来问问看好了没,没有一点消息,打电话又不接,最后让我的一个堂哥打电话编了个谎话骗过来,说着说着我和他就吵了起来,之后他就跑了,回去杳无音信,打电话不接,去家里找不见人,就这样,我姐姐就这样待在我家里了。但生活还得继续,我爸爸妈妈为了干农活,就只好给她吃精神方面的药,药吃了之后,能安稳一两天。 2009年我大学毕业,放弃了和大学同学约好的去广东闯荡的机会,回家陪我的爸爸妈妈,照料病重的姐姐,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2011年,我爸爸又咬紧牙,带姐姐去平凉市精神病医院住了将近一个多月。 至此,给我姐姐的看病就此终止了,因为我家已经债务累累了,我爸爸年龄大了,也没有更多的精力去东奔西跑的为姐姐再看病了,就在医院给姐姐开了一些精神方面的药,定时地给她吃着只要她不犯病就是了,可是长期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可又有什么办法呢?有的人说可以找政府,但怎么找呢?毕竟我也是平常人,我所经历到的所看到的,我不是“官二代”不是“富二代”,我无能为力,我只是一名普通事业单位的一名工作人员,我还要生存,我还要经营我的家庭,没有更多的余力、精力、财力。 从小到现在,我一直认为贫穷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活下去的勇气,所以我们一家人一直坚强着,全家人一直省吃俭用,一年家庭成员除非有什么重大事情,否则不可能为自己买一件衣服,哪怕是一双袜子,都是一种奢望,家里人穿的大部分都是别人送的,只有我上大学后还可以给自己买点衣服。我在电视上也看到过一些贫穷的地方,一直认为我们这里还可以了,可是现实呢,人只有真正经历了亲眼见到了才能相信,否则你永远都是认为这只是道听途说,还记得我在四川理工学院上大学的时候,我们8个人住在一起,一位来自河北的同学,说我叫“蔡爱钱”,因为我从来没有请他们吃过饭,不是我爱钱,而是我没有钱,我不忍心向家里要钱,每学期我只从家里带2000块钱,其中还包括1200元的住宿费,剩下的都是我的生活费,不过好的一点就是我很感谢我的大学、我的辅导员和曾经帮助过我的人,他们给了我很大的精神鼓励,尤其是李桂春,她是我忠实的聆听着,也给过我很多鼓励,我衷心地感谢她!有些事情如果你没有亲身经历,你永远也体会不到我的感受,永远看不到我心里的另一个世界。 2010年,我参加工作了,每月800元的工资,让我很头疼,既要自己租房生活又要照顾家里,在这个物价横飞的时代,够吗?800元能做什么?我也有苦恼的时候,有的时候想不通真的想一走了之,可是我走了,我那年迈的父母咋办?我的姐姐咋办?只为了他们。所以,上班下班,我认真努力工作,除此之外,就想着怎么给家里改改面貌,怎么能让我的家里来个客人之后没有地方坐,看上去不是那么破旧和乱,但是我毕竟能力有限,800元我连自己都养活不了我还怎么能改变家庭呢?但为了让爸爸妈妈在有生之年能够看上电视,我还是咬紧牙,在2011年给爸爸买了一台300块钱的都要淘汰了小电视机,只是让爸爸抽空看看新闻,看看天气预报。除此之外,为了方便我和家里的联系,我还给爸爸买了一部老年手机,爸爸甚是高兴,用了一天给爸爸教会怎么使用手机,可毕竟爸爸年龄大了,到现在也只是接电话,偶尔打电话都需要别人的帮忙,不会发短信,不会存手机号,所以爸爸用手机一直配有一支笔,一个小本本,用来记下别人的手机号。 2011年,爸爸又带姐姐去平凉精神病院看病了,他们出发前,没有去送他们,因为我怕我忍不住,影响爸爸,但我还是满怀期望,祈祷会有一个好的转变。可当看到过了差不多一个月他们回来的时候,我心很痛,总想大哭一场,因为我所看到的没有一点变化,我看不到一点希望,我不知道我能做点什么,无能为力再加上绝望。 残酷的现实和巨大的压力压得我们一家人喘不过气来,我不知道我的父母还能撑多久,因为他们的年龄大了,万一哪一天他们撑不下去了,该怎么办,我的姐姐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俗话说,怕啥来啥,终于,我的爸爸病倒了。2014年年初,我的爸爸感觉气短,走路干活呼吸困难。但碍于家庭的情况,爸爸就只好忍着,一直没有给我说,直到2015年年初,疼的厉害,就独自到平凉市人民医院做了个检查,检查结果显示为左侧胸腔包裹性积液,当时考虑为结核性胸膜炎,医院当时要求住院治疗,但他没有,因为没有做好住院的准备(没有钱),所以就回来了,回来告诉了我的一个堂姐夫,在新城乡卫生院工作,我的姐夫知道后,就给他输液治疗了有10多天,不但没有见好反而更严重了。随后就来到县医院,县医院拍片检查,诊断为结核性胸膜炎,随即住院治疗,抽了三次水(包裹性胸腔积液不好抽),大约有3000多ml,抽出的胸水送检,没啥问题。这样治疗了12天,花费5000多,病情有所减轻,大夫交代这个病治疗起来时间比较漫长,口服抗结核药物进行慢慢吸收,得半年或者一年之久,每月复查一次,就出院了。 虽然出院了,但我心里还是不放心,一个月之后,我就带爸爸到平凉市人民医院重新检查,看看到底是啥病,结果还是考虑为结核,抽出的胸水也做了化验,结果没啥问题,医院就按照结核治疗了一周多时间,花费6000多,就出院了,回家口服抗结核药物进行治疗。本以为这下能够放心了,只是时间的问题,可没想到到了九月底,爸爸的病情再次加重,原以为是胸水增加了,就过来到县医院打算抽水,没想到过来之后,拍片的人说很严重,估计这里都做不了治疗,大夫也说不好治疗,就建议我们到西安市胸科医院治疗。 听到大夫这么一说,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不知如何是好,有病不能不看,但看病的钱从哪里来,我没办法,本来家境就不是很好,再加上前几年给姐姐看病,家里已经是债台高筑,可现在爸爸病情这么严重,咋办?我发愁了,所有的亲朋好友就借遍了,亲戚和我家都差不多,哪里去筹钱呢?只好回家商量对策,最后还是东拼西凑,勉强凑了10000多元,于2015年10月29日就带爸爸去了西安市胸科医院。刚开始所做的检查都是一样的,没有检查出啥。最后做了一次胸膜活检,诊断为左侧胸膜转移性腺癌、左侧肺纤维化、肺癌,并且是中晚期,我当时就吓蒙了,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在我的印象中,得癌症的人就是被宣判了死刑,治疗好的希望不大,刚何况还是中晚期。随后就和大夫商量了治疗的方案,做介入治疗,病人和家里人都不知道,我没有敢说。大夫说得好几次进行治疗,因为病情比较特殊,治疗获益不大,但第一个疗程治疗下来,爸爸说胸部胀的有所减轻,在西安的医院,花销很大很大,是我没有想到,一天几乎就得1000多,带去的10000元,几天就完了(刚开始做检查,花费大),就这样住院治疗了15天,就出院了,花费了20000多,大夫说两周之后再来。 就这样,第一个疗程治疗完了,在家里呆了十多天,爸爸说他感觉气不足,呼吸困难,我们就准备回西安胸科医院。但钱从哪里来呢?没办法,就只好通过熟人,用家里唯一值钱的两头牛做了抵押,在别人哪里借了20000元,于2015年11月30日,我和爸爸又再次踏上了去西安治病的路途。我本打算来做和上次一样的治疗,到医院做了检查显示,爸爸的右侧有积水了,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大夫也没有想到。该怎么办,大夫和我商量治疗对策,先处理右侧的积水,左肺已经不能工作,现在要保护好右肺,最后就抽水送检,结果显示没问题,就这样,控制右边的积水,最后做了一次左侧治疗,带去的钱已花的所剩无几,就出院了。 回家了,至此,爸爸的病就这样了,只是现在没有那么严重而已,可我还是很担心,担心哪一天,爸爸的病情再次加重我该怎么办?我真的真的已再没有能力和精力了,每次回家看到爸爸那痛苦的表情,我很伤心,很难过,也很自责,我觉得我很失败,连爸爸的病都没有能力看,爸爸,不是我不带你治疗,而是我真的想不出办法啊,原谅我吧。 家庭巨大的变故,让我很绝望,我真的看不到一点点希望,将近十年了,给我姐姐看病已经花去了很多钱,再加上爸爸现在又得了这种病,如今的家已经不像个样子了,这就是刚开始所说的我回家的情况,有些事情不说也罢,一说都是眼泪。我一直认为我很坚强,顶着很大的压力,生活着。如今,我要照顾两个家庭外加一个姐姐,我该如何承受起这么大的压力?我的住所在哪儿?我的未来在哪儿? 现在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人能帮我拯救我的家庭,拯救我的姐姐,帮我爸爸看病,为他们治疗,只要他们难能好起来,生活能够自理,再大的苦难我都能承受,家里的那些外债我都会省吃俭用,慢慢偿还的,泣血请求大家帮帮忙,一个人的能力有限,我希望领导帮帮我,救救我那苦命的爸爸和可怜的姐姐吧。我先在这里谢谢您了。 我叫蔡海东,联系电话:15293410722,QQ:350382720
留言编号:201412271 【市社会救助局】 【社保】 IP:118.183.*.*(甘肃省庆阳市) 2014-12-27
您好! 我叫刘正德,现年61岁,家住庆阳市彭原乡芦子渠村。我弟弟刘正东,于1987年8月11日因在净石沟煤矿(原为庆阳地区资产后转卖给华能集团)井下作业时,意外负伤,经多家医院治疗无效造成高位截瘫,长期卧床。1996年鉴定为一级残疾。二十七年来经常患病,导致家庭生活十分困难,于2014年10月尿瘘感染、膀胱內瘘、肠梗阻,医治无效18日辞世,留下了数万元的医疗外债,从1987年至今,将尽30年的贴身护理,无法抽身照顾家庭,现在我生活贫困还有要偿还数万元的债务。我多次找到庆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申请救助,但是他们都是以建市以来没有这等案例,更无支持政策。但我相信就算27年打工的农民工,也应该有一定的补助吧!血泪期盼!
留言编号:201412222 【市社会救助局】 【医疗】 IP:14.215.*.*(甘肃省庆阳市) 2014-12-22
我姐姐张金霞,甘肃省庆阳市镇原县武沟乡庙洼人,今年6月份在北京解放军307医院(当时在北京打工)确诊为宫颈癌2期B,由于家境不好,又拉扯两个孩子(儿子读初中,女儿小学5年级)。随着病情的日益恶化,疼痛难忍,已经花费了6万多元,由于治疗费用的跟不上,所以没有在正规医院治疗,现在导致仅仅能报销五千多医疗费,可是还要每月化疗费用四千多。现在娘家婆家都倾家荡产了,住在甘肃省中医医院。希望能伸出援助之手,救救我姐姐! 求助代理人介绍: 闫新利,男, 甘肃省庆阳市镇原人县武沟乡惠大庄行政村人 现在就读于广东省岭南师范学院大三学生,本人在校期间关心家乡的发展,曾与2013年11月份,收集800套军训服装,捐赠至镇原县镇原二中(任广宏老师负责对接)。 本人也现任岭南师范学院青年志愿者联合会主席,同时担任广东省大学生公益志愿促进委员会副主席,只属于共青团广东省委员会。 家姐,遭遇此次不幸,其婆家弃之不顾,丈夫也是置之不理。望您给穷人一份温暖!   跪谢!                 闫新利                 2014年12月22日
留言编号:201411022 【市社会救助局】 【医疗】 IP:118.183.*.*(甘肃省庆阳市) 2014-11-02
2013年我母亲不幸患有重大疾病宫颈癌,住院治疗共计花费85000元,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补偿42200元,下剩42800元,符合大病救助所有条件,本人于2013年11月份在肖金镇政府民政办提交大病救助所有材料,至今我多次到肖金民政办催促未果,均已2014年执行低保户补偿条件回绝。但我母亲大病救助属2013年执行的相关政策,并无低保户补偿之政策。特恳请政府相关部门予以核实督办,及时解我救助之困难。
留言编号:201409242 【市社会救助局】 【社保】 IP:101.36.*.*(甘肃省庆阳市) 2014-09-24
尊敬的栾克军市长,2012年12月7日,省政府办公厅下发了《甘肃省人民政府批转省民政厅等部门关于提高六十年代初精简退职职工生活补助标准的意见的通知》(甘政办﹝2012﹞142号)。该文件是关于提高六十年代初精减退职职工生活补助标准的文件,兰州市于当日以兰政发【2012】190号文件转发执行,省内其他各市、自治州人民政府也相继转发执行。我属于庆城县人社局管理的六十年代精简退职人员,我就此事多次去电庆城县人社局咨询,但他们都回复说没有没接到相关文件,我想请问庆阳市是否接到省政府甘政发﹝2012﹞142号文件,是否已经执行?
 
版权所有:庆阳市人民政府 Copyright©2015 zgqingyan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运维:庆阳市信息化工作办公室
备案序号:陇ICP备0800004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编号:2810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