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政府领导
 市长朱 涛
 常务副市长黄正军
 副市长张应科
 副市长尚科锋
 副市长董 涛
 副市长吴丽华
 副市长杨廷祯
 副市长王 华
 副市长杨 涛
 副市长郑 军
 秘书长左自刚
 县区政府
 西峰区
 庆城县
 宁 县
 正宁县
 合水县
 镇原县
 华池县
 环 县
 市直部门
 市政府办
 市发改委
 市工信委
 市教育局
 市公安局
 市科技局
 市民政局
 市司法局
 市商务局
 市财政局
 市统计局
 市人社局
 市政府研究室
 市文广新局
 市卫计委
 市审计局
 市住建局
 市环保局
 市交通运输局
 市农牧局
 市水务局
 市林业局
 市粮食局
 市国土局
 市安监局
 市法制办
 市信访局
 市扶贫办
 市旅游局
 市工商局
 市质监局
 市督查考核局
 市规划局
 市食药监局
 市交警支队
 市酒类管理局
 市机关事务管理局
 市政务服务中心
 市经济合作局
 市体育局
 市果业局
 市水保局
 市农机局
 市运管局
 市地震局
 市档案局
 市残联
 市房产局
 市建筑业管理局
 市公积金管理中心
 市公路局
 市卫计委综合监督执法局
 市价格监督检查局
 市社会救助局
 市安全局
 市能源局
 市非税局
 市城乡就业服务局
 市社会保险局
 市医疗保险局
 市疾病控制中心
 市人民医院
 市中医医院
 市妇幼保健院
 市第二人民医院
 市地志办
 市政府金融办
 市应急办
 市人防办
 市外事办
 市会展管理中心
 市供销社
 市政府新闻办
 庆阳公共交通公司
 市电子政务办
 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
 市城乡居民健康保障局
 驻庆单位
 市国税局
 市地税局
 市银监分局
 黄委会西峰水保局
 市气象局
 国家统计局庆阳调查队
 市邮政局
 陇东学院
 人行庆阳中支
 工行庆阳分行
 建行庆阳分行
 农行庆阳分行
 农发行庆阳分行
 中行庆阳分行
 邮储庆阳分行
 信用社庆阳稽审中心
 庆阳供电公司
 庆阳公路管理局
 庆阳电信公司
 庆阳移动公司
 庆阳联通公司
 庆阳石油公司
 庆阳机场公司
 
留言编号:201805292 【宁 县】 【其他】 IP:219.246.*.*(甘肃省庆阳市) 2018-05-29
领导好!我是曹西林,男,汉族,住甘肃省庆阳市宁县太昌镇青牛村三组,农民,身份证号码622826197407163116.电话18193464713. 请核实我的脱贫事实,我是农户,现家有五口人,一人享受国家二类低保,但镇政府歪曲事实,说我提前几年前已经脱贫,事实是我有固定工作,经济来源稳定,完全是纸上谈兵,数字脱贫,我虽然穷,但我一直在努力,我自豪我骄傲,但是敬请还我一个明白,贫困还是富裕,事实胜于雄辩,敬请公示公平公正公开。对待我的诉求! 路不平众人修,理不顺大家评,我请求实事求是给予详核!
留言编号:201805288 【宁 县】 【其他】 IP:118.180.*.*(甘肃省庆阳市) 2018-05-28
宁县交通城建大厦餐厅停业一个月了,导致在这个大楼上班的许多人都没地方上灶吃饭。原因是大楼里有个别单位没交物业费,所以物业公司关闭了餐厅,这个楼上共有7个单位(气象局,交通局,住建局,规划局,国土局,棚改办,不动产登记中心),大部分单位其实是交了物业费的。 请求领导联系欠费的单位和物业公司,沟通一下,解决问题,重新开通餐厅。或者允许我们这些没处吃饭的可怜人在政府统办楼的餐厅办卡上灶,解决我们的吃饭问题。
留言编号:201805179 【宁 县】 【治安】 IP:117.157.*.*(甘肃省庆阳市) 2018-05-17
尊敬的的各位领导: 我是宁县南义乡焦台村村民米根福,现家有十口人,居住在焦台村大川组。 一、现状和急需解决的问题 我家门前有一条俩人深的水利渠,是我村唯一的排洪渠,我家本来高于路面,以前不存在被淹的可能,但经过以前村乡数次砂石路的铺设,路面一年比一年高,2016年,我村铺设了水泥路,路面被又一次填高,现在路面高于我家宅基地近一米,我家宅基地和路面形成了一个涝坝型。我家北面,前支书米安库家于2018年3月份盖宅基地,将北面的水利渠用土填了近二十米长。南面在2012年盖新农村时,工程老板本欲用砖崮涵洞,但在支书米安库的建议下为了节省钱买了30公分高的水泥管子,铺在了水利渠地下用土填了了事。致使南面渠内泥沙淤积厚达两米,长数百米,南面水渠也被堵死。 现在南北水渠都被人刻意堵死,今年一遇暴雨,山上和沟里的洪水必将倒灌进我家宅基地,我家宅基地住人的几间都是土木结构,俩个老人和俩个小孩在里面住,如发生洪水,十几分钟的浸泡房屋可能就会倾覆。今年夏季的暴雨和山上的浑水,就像悬在我家人头上的一把利剑,村上和乡上我都找过均是推诿踢球,但现在这事等不得呀! 二、问题的成因经过 2013年7月日晚大雨,凌晨4点左右,我被暴雨声惊醒,推门一看,院子里一片泽国,水深一尺有余,幸亏门槛较高,将水阻在房外,再有(2-3厘米)水将淹入房内,危机时刻,我和儿子抗着铁锹将米安库家阻塞的桥下淤泥捅开,才度过这屋毁人亡的危机。 2012年乡上牵头和村里合作在我家北门盖新农村,而新农村正好在山口外,他们也没有设计什么排洪渠,当时将南面水渠堵了数百米,每遇下雨,洪水都从山口处顺着新农村的路倾泻到了我家门前的水渠里,在北面没有被堵死之前,洪水从距我家300米处的路面上溢出。所以每次雨后,我家门前的水渠都是满满当当的近一人多深。现在北面又被堵死。 关于水渠,县里在2009年在原有水渠的基础上投入巨资维修疏通,2013年又进行了一次维修疏通。最后一次维修疏通,对于南面被新农村所堵的那一段,他们并没有疏通,保持了原样。 2014年在我多次请求下,乡上最后给新农村每家在水渠上用楼板搭了个简易的通行小桥,但水渠被堵的根本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决,因为楼板是搭在土基上的,一遇洪水,上塌下阻。 水利渠是防旱排洪保证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主要公共设施,现在却被人随意破坏阻塞。面对如此霸道且以邻为壑的无理行径及安全隐患,它就像悬在全家人头上的一把利刃,随时有夺取我全家人性命的可能。当此危机之时,特将此情况告知领导,渴盼予以解决。我全家将不胜感激。 联系电话:18093426511
留言编号:201805154 【宁 县】 【三农】 IP:42.90.*.*(甘肃省庆阳市) 2018-05-15
尊敬的朱市长您好 我是宁县湘乐镇任劳村俭北组的农民,我们村俭北组的村庄道路问题尤为突出,现在交通方式近乎原始社会,还是人担驴驼,就这问题我从2016年先后至今不下五次反应到村,镇,县,庆阳政府网等均为的到解决,望领导重视。 第一次反应到宁县县政府是2016年10月份,回复过来是2016年11月9日,让我不要在网上乱发,问题赶2016年年底解决,结果等到了2017年4月也没动静,当初解决问题的领导留的电话打死也没人接。 第二次反应问题是2017年4月份,反应上去网上回复很快,说赶四月底解决问题!可是时至今日,路还是一个架子车过不过的路,也没人来管这事,请问领导这算是不作为,慢作为,严重的懒政行为吗? 听说今年国家对农村基础设施投资很大,尤其是通村公路,希望领导能帮帮我们,跪求领导前来现场实地考察! 2018年5月15日夜
留言编号:201805053 【宁 县】 【其他】 IP:118.182.*.*(甘肃省庆阳市) 2018-05-05
尊敬的朱市长,您好!我是西尚村的一名村民,我们村的自来水经常时断时有,而且水中掺杂大量泥沙,水质浑浊,根本不能达到饮用水标准,严重影响我们村民的身体健康,恳请相关部门能实地查看,予以解决。
留言编号:201804302 【宁 县】 【三农】 IP:42.88.*.*(甘肃省庆阳市) 2018-04-30
宁县新庄桥子村 东星崔岭二组人,大小牲畜上千头。 人畜饮水范了愁,不敢洗衣和洗刷。 二组长住六百人,不为吃穿饮水优。 国家支持民企业,养猪养牛预制厂。 无水谈何搞发展,劳作一天无水用。 人力车,好费劲,五六华里把水寻。 春季农忙籽种下,累到晚上找水忙。 夏秋採收嗮粮忙,无水饮用心发慌。 冬天冰雪路难行,车翻水流骨折疼。 可怜中华农村人,留守老弱病残人。 唉声叹气抱怨天,惠民政策真英明。 哪位领导怜民心,盼望上级来查询。 渴望村民有水用,解决问题暖民心。 ――桥子村村民
留言编号:201804105 【宁 县】 【三农】 IP:118.181.*.*(甘肃省庆阳市) 2018-04-10
尊敬的书记,您好!我是位于庆阳市宁县南义乡张堡村村民,我叫张海涛,我们全家务农,都是靠一点微薄的土地收入维持全家生活,父母年龄大了,母亲身体一直不好,08年因患脑肿瘤入院,先后到西安就医十余次,后又到西安、西峰各地就医治,全家就靠我一个人外出打工或干零活补贴家用,一共有3个子女,一个女儿和两个儿子,媳妇在家带小孩,无经济来源,我的长女张佳乐生下来就是发育迟缓,比正常同龄人智商明显差的多,从2009年到今年,我辗转各地就诊,现在花去了我向亲戚朋友借来,贷来的全部几十万,到现在我女儿张佳乐还是没有太大好转,已经12岁的智商不如三四岁的同龄人,我们这些年也没有国家的低保或者其他任何补贴的一分钱,今年又打算去看病,实在是借不来钱了,请问书记像我这种情况可以申请精准扶贫户嘛?为何精准扶贫是扶的是有钱人,而不是真正需要扶贫的人,比如有小车、楼房还有公职人员的家庭,而住破房子、还要筹钱给女儿看病和供学生上学的反而得不到国家的扶贫政策?我这种情况是不是"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例子呀?
留言编号:201804093 【宁 县】 【城建】 IP:42.90.*.*(甘肃省庆阳市) 2018-04-09
尊敬的各位领导你们好,我是宁县盘客镇街西村胡北组村民。 我们庄上的自来水管已经铺设成功有五年以上,然而迟迟不见一滴水。我是在校大学生,父母也外出务工,家里七十高龄的奶奶日常用水还需要人力拉水,我也只能在假期能减轻她的负担。而且水质时好时坏,有时甚至异常混浊。 此外,庄子有一条通往盘客镇街上的三米左右宽的土路,从10年至今修过数次,但最好的一次只是铺了少许石子,如今还是一条有很多深坑的土路,手推车行进都有困难。天阴下雨时,更是泥泞不堪,大人可以避免外出,而庄子里还在上学的学生上下学却十分艰难。 以上的两个问题1:自来水不供应 2:村路坑洼不平。希望各位领导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精力为我们解决,期待得到回应,感谢。
留言编号:2018040810 【宁 县】 【三农】 IP:114.98.*.*(甘肃省庆阳市) 2018-04-08
尊敬的领导您好: 我是甘肃省庆阳市宁县良平镇丰乐村村民 苏格草,我的联系电话18793440474我儿子 张振安 联系电话15379244368 丰乐村村委会目前准备扩建丰乐小学至S303省道的乡村道路(该乡村小路为东西向土路),沿原乡村道路两边加宽,大家都没有意见,但是道路加宽到我家地块的时候,道路就要向我家地快进行单向加宽,而不是两边加宽,侵犯我家合法权益。此处原因为,我家在乡村小路的路北,丰乐村村民张新宁家在路南边,两家隔路,他家把房子盖在乡村小道上,致使目前道路不能向南加宽,丰乐村村书记,村长等人置张新宁侵犯道路权利不予处理,而一味要求道路向北加宽,侵占我家耕地,我支持修路,但应该沿道路两边加宽,不论哪儿都两边加宽,侵犯我家合法权益,任何人都不能侵占道路建房,希望各级领导能合法公平处理该道路加宽问题。谢谢 苏格草 张振安 二零一八年四月八日
留言编号:201804085 【宁 县】 【其他】 IP:139.207.*.*(甘肃省庆阳市) 2018-04-08
尊敬的朱市长你好,我是宁县良平镇老庄村人,我们隔壁的段村,屯庄村都进行了动力电改造,唯独我们村没有,我们村三组过年的时候因为电压低,灯都是黑的,请求动力电改造。留言不针对任何人,只是建言。谢谢您
留言编号:201804051 【宁 县】 【城建】 IP:118.181.*.*(甘肃省庆阳市) 2018-04-05
我家住宁县春荣乡昔沟村阳山组,父亲母亲均为农民,且父亲身患三级残疾,窑洞三只,新建房屋两间2017年2月份新建房屋两间,建成后本村村委,乡镇均带人来验收,并且验收合格,如今已经一年过去了补助资金没有音讯,问村委村委说已经上报,但是在乡上咨询的时候却说没有,有人说被别人冒名顶替了,我们想知道我们春荣贫困户窑洞改造或者住房补助条件是什么,我们究竟请上了没有?我们该去找哪里咨询?
留言编号:201804034 【宁 县】 【其他】 IP:42.88.*.*(甘肃省庆阳市) 2018-04-03
尊敬的领导。你们好。我是马坪新区廉租房的住户。不知道什么原因。每年到这个时候开始。这里的水就是想停就停。每次问都是管道维修等等理由。三四年了。每年到这个时候就开始了。到底是什么原因。是领导不作为。还是设备有问题。这么多年了。重新换管线也都该换完了吧。不至于现在这种情况。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来水。什么时候停水。严重影响到居民的正常生活了。其次。停水能不能给大家通知一下。让大家有所准备。你这样随意的停水。我们交水费都是预购买的。如果我们今天交一天的。明天交一天的。你们作何感想。肯定领导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关心关心这个问题。从政府办得到相关单位的电话。总是打不通。给我说的经理电话也是没人接。总得有个说法。不能随他们的性子吧。基本的民生问题相关部门不能这样忽视吧。希望领导能给予解决。
留言编号:201803243 【宁 县】 【三农】 IP:42.90.*.*(甘肃省庆阳市) 2018-03-24
您好!朱市长,我是宁县中村镇中村村六组一位村民。原住址是:宁县中村镇俭低村七组,由于原来生活条件极其困难。所以,于2000年初花费24000元买到现居住地:中村镇中村村六队(迁移四口人户口,买到3.5亩地)。因为,我们从2000年至今保持农业户口性质未变,所以,俭底村应保留我们土地30年使用权,当我们2001年迁走时,俭底大队2002年就在我14.56亩地全部栽了树,所以, 我们依法享有承包地使用、收益和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的权利全部丧失。 我现有以下问题通过贵领导或组织帮忙解决: 1、这些树到底是谁栽(在2018年3月20号下午6时我父亲次去问过俭底村村支书,一开始他不知道这树是谁栽培?临走时告诉我是俭底村于2003年栽 )? 2、自从有农业补贴开始至今未拿到一分钱补贴,有没有对14.56亩地进行过农业方面补贴? 如果有补贴, 补贴去向何处? 3、这14.56亩地属于退耕还林还是荒山造林? 4、除过14.56亩地外,对原有得荒山、草地、林地有没有进行过补贴? 5、再以习总书记为核心得党中央领导下,我们口粮田重新得到了确权,目前得到了土地确权证书,还急需组织指引方向;明确政策权限, 感谢朱市长在百忙之中垂阅此信! 注:前面在地方领导留言都留言失败,所以我在这留言,非常感谢市长
留言编号:201803235 【宁 县】 【其他】 IP:117.157.*.*(甘肃省庆阳市) 2018-03-23
尊敬的市长您好 我是一名普通的退伍军人中共党员 给您繁忙的工作增添麻烦我深表歉意 我自从总装备部载人航天基地服役五年退伍以后 利用复员费自主创业艰难的从事个体小本经营 这几年还算顺利 但是宁县自来水公司每季度收一次水费 每次收水费从不抄水表 理由是自来水公司人都忙没有人抄 让我们几家个体户平摊水费 数据说是来自总表 但是我们每家都装有新的水表 所谓的总表在哪里我们也无法见到 一方水收九块钱 一收就是好几百 要求开票 工作人员说是没有票 只开具一张普通收款收据让我们看下然后她们带走 说是你们几家只有一张收据 收据内容只显示附近几家的总用水量 根本体现不出来每家每户用水量 公摊水损费用高的离谱 几乎和实际用水量成正比 如果拒交水费 她们就威胁断水 尊敬的父母官我们作为普通老百姓一日都离不开水 所以只能求助于您 希望政府相关部门严查违规违法多收水费的去向 还老百姓一个公道 还宁县一片净土
留言编号:2018032112 【宁 县】 【其他】 IP:42.90.*.*(甘肃省庆阳市) 2018-03-21
我系宁县和盛村村民,以前的宅基地证书上面的面积就小于实际面积,后来换证时,因工作人员说超出4分的宅基地每平方米要加收钱,家里老人怕花钱,就把面积填小了,村上好多人都这样,请问现在这个还有什么解决途径吗?
留言编号:201803219 【宁 县】 【社保】 IP:42.90.*.*(甘肃省庆阳市) 2018-03-21
你好,我是宁县和盛镇的,非农业户口,以前社区会通知交合作医疗,现在不通知了,不知道啥时间交,在哪里交,还有2018年的现在还能补交吗?具体怎么办理
留言编号:201803218 【宁 县】 【三农】 IP:117.157.*.*(甘肃省庆阳市) 2018-03-21
尊敬的朱市长你好! 我是庆阳市宁县早胜镇西头村一组村民,我叫石俊兴,现年63岁。我在1989年担任 本村一组小组长期间,我村进行集资建校事宜,当时划拨我小组建校款应交共计3480元, 实际从我组村民手里收取每人10元,共计1680元,其他1000元于1991年3月24日在西头村 信用社进行贷款,贷我个人名下,当时西头村支书王义星在场,条据编号032号,由信用社 代办员和兼村总会计的王克昇经办!结果这1000元贷款至今无人处理,到2005年5月30日 止,由于信用社催款,本息共计4465.66元,由我本人给予还款。 此笔贷款多次找村上,乡镇干部反映一直无人理睬,我于2002年3月12日晚,在原 村文书家里找村支书等村委会领导处理,结果遭到村支书王义星殴打,作为一个党员, 作为党和组织的最基层领导,竟然粗暴对待一个老人,且还扬言你爱去哪里去哪里告, 事后找到早胜镇书记第会财,镇长董红福,他们说先看病,事后处理,结果看病花去 721.80元,结果至今无人处理。 请问,政府部门天天大会小会的喊,老百姓的事情无小事,怎么出了事情无人管呢? 请问,村级党支部作为我党最基层的党组织,村支书天天胸带党徽,这样的村霸配做 党的代表! 请市长为民做主,请相关部门给予调查处理,惩治村霸,为老百姓讨还公道,解决多 年的遗留问题,弥补本人的经济损失!如果不能解决,我将继续向相关信访部门反映问题。
留言编号:2018031910 【宁 县】 【环保】 IP:117.157.*.*(甘肃省庆阳市) 2018-03-19
铁塔距离我农宅不足4米,对辐射存有较大疑虑 尊敬的环保部门领导: 我是庆阳市宁县新宁镇五里铺村沟南组村民,宁县铁塔公司于2016年5月在我农宅附近建成铁塔一座,距离我房屋不足4米,当初建设铁塔时,该公司未向我说明铁塔距离农宅的防辐射安全距离,最近我通过多方打听才知道,国家对铁塔距离农宅的防辐射距离是有明确要求的,应该直线距离农宅50-100米以上才可以有效降低辐射强度,该公司在铁塔建成投运后也未向我出具由专业电磁场辐射强度监测机构进行检测的报告,因此,我对该铁塔的辐射危险存有很大疑虑。 2016年12月29日我就此事向中央第七环境保护督察组在庆阳公布的邮箱:gshbdcxcz@163.com进行了书面投诉,2016年12月30日宁县铁塔公司工作人员前来切断电路,至此该铁塔停运。随后无消息,2017年7月,市、县铁塔公司陈经理、杨某、龙某与我村支书就此事多次来我家商量,称向我支付5000-6000元,然后开通信号塔运营,因辐射强度检测无结论,我果断拒绝。2017年11月22日宁县铁塔公司工作人员龙某强行开通铁塔信号运营,我出面阻止,龙某向城关派出所报案,随后城关派出所出面调解,龙某当派出所工作人员面承诺先恢复铁塔运营,铁塔公司负责90天内由省环保厅专业机构出具书面辐射强度检测报告,我同意调解,并等待检测结论。2018年2月7日电信公司前来安装电信信号装置。2018年3月5日,在距离城关派出所调解90天期满之后,我前往城关派出所反映之前铁塔公司不兑现承诺,城关派出所称其只负责调解,检测需咨询环保部门,随后我前往宁县环保局咨询并将事情经过告知。2018年3月13日宁县铁塔公司龙某、杨某向我出具了2017年8月编制的《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该表示:基站实测收发信号辐射强度范围为0.14-0.35,参考安全值范围为0.005-0.033,并未如派出所调解时龙某承诺的由省环保厅专业机构出具书面辐射强度检测报告,随后离开。之后,新宁镇政府工作人员梁海成电话告知我,称由省环保厅出具辐射强度检测报告一事,省厅无精力。 至此,该事件再次搁置,目前铁塔架设移动、电信等运营商信号正常运行,我全家一直处在铁塔信号辐射的阴影之中,疑虑重重。恳请上级部门本着对环保法的高度尊崇、本着对环保事业的高度重视、本着对居民人身安全的高度负责,尽快对此事进行调查解决,还我人身安全。 投诉人:左选明 电话:18215485803
留言编号:201803149 【宁 县】 【交通】 IP:223.104.*.*(甘肃省庆阳市) 2018-03-14
领导你好,我是宁县宁江幼儿园一位小朋友的妈妈,我今天想反应的问题是幼儿园门口右侧时有交通事故发生,平时在接孩子放学的时候交通秩序混乱,无人指导交通。交通阻塞不说,主要是时有油罐车,大型货车,危化车高速经过,因为此路段没有看到限速标志及附近有学校等标志。还有宁县新区几个十字路口也没有交通信号灯,总觉得这样存在很多安全隐患!希望这个问题可以得到解决!
留言编号:201803138 【宁 县】 【城建】 IP:223.104.*.*(甘肃省庆阳市) 2018-03-13
尊敬的朱市长: 您好!甘肃晟泰房地产开发公司于2017年5月份在早胜镇国道211线西侧建设高层住宅楼及临街商铺,在“五证”全无的情况下非法开工,现已建成十四层住宅楼一万多平。另外开发商于去年11月底在国道211线西侧侵占公路控制区又非法开工建设二层商铺,现已完成商铺桩基基础。如今又在无《商品房预售许可证》的情况下公开面向社会大众非法售楼及融资! 开发商在非法开工建设住宅楼的同时又非法侵占国道公路控制区,现又非法售楼融资,接二连三的践踏法律红线,视法律如儿戏。广大群众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购买非法楼盘,试问广大群众利益如何保障?非法侵占国道控制区,严重危害国道畅通,交通安全如何保障?望领导能在百忙之中高度重视一下,谢谢!
留言编号:2018030910 【宁 县】 【三农】 IP:117.136.*.*(甘肃省庆阳市) 2018-03-09
您好,领导。我是宁县太昌乡东风村二组村名王兴贵。土地确权本来是好事,可谁知会把我家崖头的一亩零八分自留地遗漏了,问村里他们说是县里的人确权的他们也不知道咋回事,还请领导能让确权的错误纠正,给我公道
留言编号:2018030611 【宁 县】 【社保】 IP:117.157.*.*(甘肃省庆阳市) 2018-03-06
对报销生育保险药费的疑问 事情经过: 我是庆阳市宁县一名居民,于2017年11月初在宁县政务大厅三楼社保局窗口报销生育保险,所有票据交给一名叫刘蕊的工作人员,并且问明可以报销多少费用,得到的结果是剖腹产住院报销2200,产前检查费800,刘蕊同志对票据进行了审核,然后把多余票据退还给了我,所退票据中包括西峰区人民医院B超检查票据。 2018年2月27日17时14分54秒,我所提供的银行卡收到报销药费2342.50元,因我对所报销药费有疑问,遂于2018年2月28日前往宁县政务中心615健康保障局办公室查询,工作人员告知需到结算药费的社保局查询,在社保局办公室查询的结果是票上没有盖章,并且把票退还给了我,并解释说明:当询问票据上没有盖章的情况为何不和我本人联系解决时,所给答复是:由于单位的交接没有来得及打电话;2018年3月5日,我老公又去社保局解决这个事情,得到的结果是谁收的票据找谁,当去找当时承办的工作人员刘蕊时,结果她当时没有上班,我和老公电话联系了她,她说马上就来,结果就是从10点一直等到12点下班也没有见人。2018年3月6日,我给刘蕊打电话希望其解决协调处理此事,得到的答复是:单位已经交接,她没有办法,并且说她于2017年12月份用13993447016的电话给我打过电话,但我没有接电话(其实此电话我从未接到过,有移动公司电话记录为证),此事至今已4月有余,仍未得到妥善解决。 疑问: 一是所报销药费少核657.5。二是工作人员作风不实,明明是未电话告知的事情却撒谎说电话告知。三是作为政府工作人员,推诿扯皮现象严重,各有各的说辞,就是不解决问题,目前,各级都在提倡办事群众“最多只跑一次”,而我作为办事人员,我本人、我老公、我公公3人已经跑了5次,问题仍未解决。 对以上所反映的问题,希望领导重视,予以妥善解决。
留言编号:201803023 【宁 县】 【环保】 IP:42.93.*.*(甘肃省庆阳市) 2018-03-02
我是宁县中村乡孙安四组村民,我们一个村,45户,2个大型养猪场,尤其夏天,粪便的味道大,苍蝇多,养猪场卫生处理不干净,味道重,恶臭,滋生蚊虫生长,有力病毒传播,影响民众身体健康。下水处理不合适,乱排水影响生活用水,严重影响环境卫生。希望相关部门给予处理。
留言编号:201803012 【宁 县】 【其他】 IP:61.133.*.*(甘肃省庆阳市) 2018-03-01
尊敬的县长,过年好。 我是春荣乡徐家村周堡队人,我叫周有福,622826195208122734,电话18139931713,打扰你了。我想向你反映反映我的情况,我想申请被评为低保对象,但大队说我家儿子在外“捉公事”不缺钱,我们家不符合政策。但实际情况是,我今年67岁,年迈多病。老婆65岁身体常年患多种疾病需人照顾,常年看病吃药,已被评为二级残疾,光去年住院做手术花费7万多。 所谓的儿子“捉公事”也不过是大儿子就是个教书的,小儿子是个当兵的,我家的情况过路人都看的到,现在还守着窑洞、大门是木头椽凑合起来的,我也是过一天算一天的人,哪来的钱?谁家不缺钱?不是说儿女不给钱、不养老,只是儿子们有自己的困难,女儿有自己的家庭,况且儿子的户口早已迁出我们村子,形成了不分家的分家,村里户口上只有我们两个老人。儿女给的钱也就是个生活钱和日常用度,我们两个老人现在也干不动了,挣不回来钱了,生活只能是一日比一日紧巴。再说了,现在人人都是打工的,也讲究同工同酬了,都在糊口饭吃,教师就比别人好吗?只要身体没病没恙,不是老弱病残,挣的钱都差不多吧。为什么我们老两口就不能评低保呢? 我在这里也不是非得要求给自己评低保靠吃低保过日子,我这人要强了一辈子,本不愿给人张口乞讨和添麻烦的,只是现在两个人都吃药看病甚至住院做手术呢,开销实在太大,这低保户和非低保户的报销比例差距也比较大,儿女给的钱确实不足以支付,伸手向儿女要吧就是给他们家庭制造矛盾,就是惹儿子儿媳吵架打架,这是做父母的最不愿看到的。我主要是想以低保户的名义报销医药费时能够多报销一些,解决看病贵的问题,为我们老两口减减负担。再者,村上比我情况好的吃低保的多的是,我勤勤恳恳、遵纪守法一辈子,反而落得什么也不是、什么也没有,老婆二级残疾什么补助也没有,国家的好政策也让我这残疾老人也恩惠恩惠。望领导们明察。 请多多想办法解决我的困难问题,不要用政策不符一句话给回复了,请领导们多费费心,千恩万谢。 另外,提出一点不成熟的建议,国家的农村扶贫政策希望多办点厂子或者支持农村有本事的人办个加工厂、合作社什么的,把村里的农民都收进去干活挣钱,培训点手艺,改掉直接给钱扶贫和贷款扶贫的做法,这些作用都不大,贷款的最后都让有门路有想法的人贷走了,真正贫困的人只是挂了个名,或者吃了点利息,真正贫困的是思想、是没手艺,或者好吃懒做。不成熟的建议,望明察。
留言编号:201803011 【宁 县】 【其他】 IP:124.152.*.*(甘肃省庆阳市) 2018-03-01
尊敬的领导: 我是甘肃省庆阳市宁县长庆桥镇长庆桥村四组村民鲁小霞。 我家位于西长凤特大桥15号墩侧面,桩基打在房屋侧面七米处。 根据相关规定,我家本应在福银高速红线拆迁范围第一批拆迁的,但当时政府及开发区以安置房有限,拒绝第一批拆迁安置,承诺第二批进行安置。但自2009年福银高速建成至今已有九年有余,当时承诺的拆迁问题迟迟未能得到解决。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2015年年初,我的丈夫患上了脑瘤,在做完手术后,主治医生一再叮嘱要静养,否则会使病情恶化。但是桥上车来车往,屋内震感强烈;桥上的石子,乘客的垃圾时不时落入院中,屋顶的瓦片时常被打碎,导致遇到雨雪天气,屋外下大雨,屋内“水帘洞”,加上桥梁遮阳,屋子每天24小时,只有两三个小时的日照,导致屋内墙皮潮湿脱落,屋内阴冷难耐。如此的住房条件根本无法满足医生强调的静养,病人睡眠不足,每天担惊受怕,心理十分脆弱,为了让我的丈夫能够有一个舒适的恢复条件,这么多年,我无数次的去求政府、高速公路管理局等相关部门进行拆迁安置,但迟迟无果,更有甚者说我家把拆迁安置款已经签字领走。2018年1月6日,因为长时间休息不好以及心里压力过大,我的丈夫遗憾离世,直至他临走之前,他心心念念的还是何时才能将我们拆迁安置,离开这个阴冷的地方。 2018年2月28日下午5点30分左右,本村包村干部来我家了解情况时,从桥上掉落下一块长约50厘米,宽约30厘米的木板,并将直径5厘米的树枝砸落院中,所幸的是当时院中无人,才没有酿成大祸;2015年11月初,桥上清洁人员将一个汽车轮胎扔下,落入院中,平地一声雷,让人心惊胆战。此类情况已严重威胁了家人的生命安全,包村干部见状,立刻拍下视频将此情况上报给政府职工微信群,但一天过去了,没有任何回复,我心急如焚,便自行去找领导询问,可谁知工作人员一再推脱,无人处理此事。 本人苦求无果,只能含泪写下此信,希望领导们能够为我做主,让我和家人能够摆脱这种担惊受怕,生命受到威胁的日子。
 
版权所有:庆阳市人民政府 Copyright©2015 zgqingyan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运维:庆阳市信息化工作办公室
备案序号:陇ICP备0800004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编号:2810469